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职场资讯 > 创业故事

腾讯帝国创始人:马化腾的成长、创业史

来源:微助共享生活 时间:2018-04-11 作者:采蘑菇的小姑娘 浏览量:

1519784396174014.jpg

    马化腾,生于公元1971年10月29日,出生地为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,毕业于深圳大学,于1993年取得深大理科学士学位。父亲马陈术生于1940年,曾担任交通部海南八所港务局副局长,深圳市航运总公司总经理,深圳市盐田港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。母亲黄惠卿在腾讯公司创立时曾拥有60%的股份,并且长期担任腾讯公司的法人代表。

  记得那时候填志愿,其实我喜欢天文,当时本来想读天体物理或者天文学,这是我中学时候的兴趣爱好。但是后来了解到好像读天文最后的结局就是当地理老师,这跟我想象的差别很大啊,因为我很喜欢天文,但并不喜欢地理,这个跟我设想不太一样。

  然后当时深圳有一个特别的身份,就是特区,如果你从深圳考出去的话,你可能就把深圳的户口弄没了,就回不来了。所以那时候很多深圳的学生就近考深圳大学。后来觉得(计算机)这个也是我比较感兴趣的,后来越来越有兴趣。

  大学里没有再学天文的课程,但是业余看一些期刊,后来有机会去美国的时候,我去书店里面大肆搜罗所有有关天文的,很沉很沉的(书),就把它买回去了。

  到现在对天文还是有兴趣。喜欢天文,你会观测星星,对宇宙会有思考,你会觉得自己很渺小,那包括整个地球可能都在这个宇宙长河中是一颗尘埃,是一个偶然,可能是一个片段。所以呢,很多事情,你只要想一想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这个对稳定心态、对待挫折很有帮助。

  对科幻小说也非常有兴趣,包括《三体》这些科幻小说都让人脑洞打开,想象力很丰富。科幻小说对科技,对未来的发展给了大家一个前瞻性的展望,非常有意思。

  1989年到1993年,这段时间在深圳其实是改革开放的窗口,很多人创业。我看到师兄很早就帮别人编写软件,然后我说我很有兴趣,想知道这个项目收入怎么样,有哪些需求,他们是怎么实现的。然后就觉得,是不是也应该出来创业。

  但是,现实是还是比较残忍。那时候很多材料从海外运到深圳,所以我们当时很早就说,在华强北做一个电脑公司,其实就是帮人家装机,然后在里面配一些软件等等,就这么简单。后来我发现,在华强北干这个活的人都不是学这个专业的,可能只有初中、小学文化,但市场经验很丰富,像我们这个专业大学毕业的还竞争不过他。

  后来我在一个书店碰到同学,他在一个当时最大的民营企业,做寻呼台的;正好这个企业一个项目需要C语言,要很熟练的,我就给他展示我之前的成果,他说,就是你了。我就糊里糊涂先进去实习了,然后一干就是五六年。也正好是因为这个行业是寻呼机,所以大家知道QQ最早的名字叫“网络寻呼机”,最早的图标就是一个“BP机”。

  第一桶金

  1998年,实用软件概念风靡,我是当时股霸卡的作者之一,当时和朋友合作开发的股霸卡在赛格电子市场一直卖得不错。并且还不断为朋友的公司解决软件问题。这让我也有了一定的原始积累。

  但真正意义上我的的第一桶金来源90年代的股票市场,其中最精彩的一单是将10万一下子炒到了70万,就是这70万资本为创建腾讯奠定了基础。

  创业维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1519784702416680.jpg

1519784532697236 (1).jpg

1998年我和朋友合资创建了“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”,当时父母都没有想到,他们说:“你这个书呆子还可以去开公司啊。”所以他们建议我找合伙人一起做,可以弥补自身的缺陷。

1519784624258479.jpg

应该说20岁的时候我是一个非常内向的程序员,是一个典型的理科IT男,我原来根本没有想象要去开一个公司,然后去领导什么什么人。我就是想做一个产品,让很多人可以用。我对产品比较在行,当时懂计算机的人不太懂通信,懂通信的人不太懂计算机,我刚好在这个跨界中间。张志东绝对是学霸,实践能力、工程能力很强。陈一丹是政府部门出来的,对政府接待、行政、法律很了解。曾李青长得就像老板,出去别人握手都先跟他握。我的名片只写工程师,不敢写总经理,怕人家觉得你们这公司玄乎了。

  我不喜欢管人,不喜欢接受采访,不喜欢与人打交道,独自坐在电脑旁是我最舒服的时候。我周边的人,我父母,包括我自己都不认为我会办一个企业,管一个企业,因为怎么看我都不像这样的人。

  我唯一的资本是我写过几万行C语言的代码,也接过几个项目。我很想创造一个产品,然后有很多人用,但是原来的公司没有办法提供这样一个环境,似乎只有自己开公司才能满足这个要求,所以我才被迫选择开了一个公司。

  开始创业的伙伴几乎都是我的大学、中学同学,在创业的过程中,因为意见不统一,争吵难免,因此相互信任很重要。当时我出主要的启动资金,有人想加钱、占更大的股份,我说不行,根据我对你能力的判断,你不适合拿更多的股份。因为一个人未来的潜力要和应有的股份匹配,不匹配就要出问题。

  为了不形成一种垄断、独裁的局面,他们的总和比我多一点。当然,如果没有一个主心骨,股份大家平分,到时候肯定会出问题,同样完蛋。

  开始创业后,我发现和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,之前我看到很多美国硅谷创业的书,讲创业都是非常励志和令人向往的。但实际上,我们初期经常在想的是下一个月的工资和房租怎么解决,一年内的收入来自哪里。

  最开始的第一步是要生存,先能生存下来,这是最难的。你要创业的话,第一个想法是第一年的工资怎么办,你第一年的收入怎么着至少房租得交吧?房租水电你能不能挣回来,这是一个很基本的东西,所以当时没有想那么多什么领导力的,因为这个公司能不能走下去都很难说,小企业的成功概率算下来是很低的。

  虽然我们筹资了几十万的创业资金,但是这些钱真正用起来的时候还是感到捉襟见肘。并且在互联网不太发达的90年代,腾讯的即时通产品QQ好像不怎么惹人爱,每每推销经常碰壁。

  这个阶段,我们做了很多外包工作,帮别人开发软件,进而赚一点微薄的钱。我的名片写着工程师Title,不写老板,不然给合作方看见自己亲自干活,很难看。

  当时在深圳,像腾讯这样的公司有上百家。我们的主要业务是为深圳电信、深圳联通和一些寻呼台做项目,副产品是QQ。QQ最早的名字叫「网络寻呼机」,最早的图标就是一个BP机。

  一直到1999年腾讯开发出第一个“中国风味”的OICQ,因为我之前是做通讯行业的,所以OICQ也和通讯有关,起初的形象是一个网络寻呼机。那时候想要做到3万用户,于是去学校的BBS上一个个地拉用户,每天只能拉几十人。当时一想按照这个速度凑到3万人可能要2年后,到时候公司没准就死掉了,项目又砸在手上了。

  于是我自己又去网上推广,最后用户上来了,因为我们的软件写得好,不宕机;没人聊天我就去当陪聊,有时候还要换个头像假扮女孩子,得显得社区很热闹。受到用户欢迎,注册人数疯长,很短时间内就增加到几万人。

  不过好景不长,到了2000年的时候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次泡沫出现,包含腾讯在内的所有互联网公司都步入了困难期。当时我们和深圳电信数据局谈了以60万的价格卖给他们,但最终因价格原因告吹。

  产品在自己的手上,用户又疯涨,运营QQ所需的投入越来越大,没钱买服务器,这逼得我们很早就要想怎么有造血的能力。我们夜以继日地接一些琐碎活儿,为的是能够赚到一点点钱,用来养活QQ,比如我们要向通讯局交服务器托管费等。

  此外,我当时也四处去筹钱。找银行,银行说没听说过凭注册用户数量可以办抵押贷款的;与国内投资商谈,对方关心的大多是腾讯有多少台电脑和其他固定资产。1999年下半年,我拿着改了6个版本、20多页的商业计划书开始寻找国外风险投资,最后碰到了IDG和盈科数码,他们给了我们220万美元,分别占公司20%的股份。有了这笔资金,公司就买了20万兆的IBM服务器,那时放在桌上,心里别提有多美了。

  获得投资后,我们都很努力,因为不想让投资人亏钱。大家都知道风险投资肯定是有很多亏钱的项目,但出于很强的荣誉感,我们觉得投资方在别的项目上亏钱我们管不着,但一定别亏在我们头上,不想给人当反面案例。

  2001年的时候,前几名的互联网公司都上市赚钱了,QQ注册用户已经达到2亿,但缺乏现成的收费渠道,我们心里也很着急。这时候中国移动推出的移动梦网改变了我们的生存状态。我想到通过与运营商走二八分账的协议实现业务增长(运营商20%,腾讯80%),2002年,移动QQ占到腾讯公司整体业务收入的70%。

  讲这段历史,其实是为了说创业最开始的第一步是要生存,先能生存下来,但这也是最难的。你要创业的话,第一个想法是第一年的工资怎么办,你第一年的收入怎么着至少房租得交吧?房租水电你能不能挣回来,这是一个很基本的东西,所以当时没有想那么多什么领导力的,因为这个公司能不能走下去都很难说,小企业的成功概率算下来是很低的。现在创业的这个条件比当年好的太多太多了,但是因为门槛低了,竞争也更加激烈。

  这里我有两点建议供创业者参考:

  1)创业初期一定要集中资源解决一个用户痛点。

  我几乎每周都会收到一些邮件,“马总,我有一个很好的想法,可以帮你创造100亿的利润,但我要面谈。”一般这些人想法都太大了,其实创业者就要将自己的想法聚焦一些。

  2)留意跨界所产生的机会。

  现在我们提互联网+,谈论更多的是两个领域之间是否存在机会,那是蓝海,跨界的部分如果你两边都懂,就有很大机会。

  腾讯的三大节点

  之后我们继续以较低的成本开展新业务,并且在新业务和功能方面,通过即时通讯增加客户粘性,而不是分散精力,因为这是我们和其他国外工具竞争的筹码。

  在腾讯的发展中,有三个非常重要的节点,一个是MSN,一个是360,一个是微信。

  那时候MSN很强势,基本上大家认为QQ是死定的,只是什么时候死而已。但我们针对国内网络结构做了大量的优化。我们传文件很快、有聊天室,包括我们的头像是个性化的,口碑就这样建立起来了。

  MSN是我们的第一大节点,我们是和MSN打,它曾是QQ最大的对手,但最终它死掉了。现在我们来分析原因:

  第一,它死掉不是我们打掉的,是没有赶上社交化,它是给Facebook打掉的;第二,MSN的中国本土化没做好,一改版中文字体就显示得乱七八糟,还经常发生盗号的情况,安全和本地运营都不过关。

  当然,最根本的原因是,我们这些本地创业者身家性命都在产品里,而国际化的公司并不是。

1519784495217346.jpg

第二大节点,是QQ和360打。自腾讯成立以来,我们从未遭到如此巨大的安全危机。这段时间,我和同事一起度过了许多个不眠不休的日日夜夜,劳累、委屈、无奈、深入骨髓的乏力感。

  当时有人认为腾讯公司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危险的挑战。那段时间来,一种同仇敌忾的情绪在公司内部发酵,很多人都把360公司认定为敌人。但如果没有360的发难,腾讯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,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反思,也不会有后来那么大的感悟。

  中国公司和美国公司很大的不同就是,中国公司要在很恶劣的环境中竞争出来,这需要有超人的意志,还要有非常多的智慧才行。

  经过这次事件,我发现,过去我总在思考什么是对的,但是未来我要更多地想一想什么是能被认同的。过去,我在追求用户价值的同时,也享受着奔向成功的速度和激情。但是未来要在文化中更多地植入对公众、对行业、对未来的敬畏。

  第三大节点,是我们自己的微信,这是一个腾讯自我颠覆的产品。世界是很残忍的,多大的巨头都会随时倒下,倒下后你还能摸到它的体温。甚至强大如Facebook,股票一度跌到700亿,是因为大家担心它向移动端转变有问题。

  做微信的时候我们也很紧张,腾讯内部有三个团队同时在做,都叫微信,谁赢了就上谁。最后广州做E-mail出身的团队赢了,成都的团队很失望,他们就差一个月。

  其实当时还有一个对手也在做类似的应用,而且他们赌我们不会这么快。在这段最危险的时间里,所有高管都在试用,有什么问题立刻在群里反馈,立刻去改。大家天天工作到凌晨3点、凌晨5点。微信出来了,腾讯获得了一张移动互联网的船票,而且是头等舱。

  很多人说腾讯是最早拿到移动互联网门票的公司,指的就是微信。微信的确是唯一一个在手机上开始做的,并且是以手机为主的,这在以前是不多见的。

  以前都是在传统互联网上做好,换掉屏幕,转到手机上。但微信反其道而行之,为什么反而特别有魅力呢?因为这个产品让我们看到很多独特的体验。它充分利用手机和PC的区别,把移动端变成人随身的一个器官。

  微信的诞生源自于腾讯的危机感,因为微博的出现,还是从社交切入,对于腾讯来说是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。当时腾讯内部有3个团队报名做一款能够对抗微博、能够解决PC到移动端的产品,最后一个团队做出来了微信。

  坦白讲,微信这个产品出来,如果说不在腾讯,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话,是在另外一个公司,那我们可能根本就挡不住。回过头来看,生死关头其实就是一两个月,那时候我们几个核心的高管天天泡在上面,研究产品。

  微信的第一个版本没有做通信录匹配,当时中国联通说你做了,就触红线了。那好吧,不匹配,然后出来的东西就好像一个阉割版的QQ,没有意思。即便这样,正在广西、云南开会的中国移动知道了也立刻打电话给QQ无线说,这个东西谁做都可以,腾讯做就不行,我们在别的地方要惩罚你。

  后来市场竞争起来了,国内出现了好几家同类产品,我说不行了,不管了惩罚也要做,于是通信录便加进来了。这样用户加入微信之后,看到有好朋友冒出来,互动就高了。

  因为这些缘故工信部压力很大。我就问工信部,我说如果你能出一个命令禁止微信也可以,我还有手机QQ,我不怕。但是封掉微信,国外的那些软件就进来做了。

  微信做起来后,有件事情让我感触很大,原来我们有一款老游戏,是单独的一款手机游戏,叫节奏大师,是音乐类的,已经上线一年多了,日活跃70万,一放到微信上立刻变成1700万,这就是社交的力量。

  经历了这些危机和转型之后,我有一个比较大的感悟,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,一个企业表面看似好像牢不可破,其实都有大的危机,稍微把握不住这个社会的趋势,就非常危险,之前积累的东西就很可能灰飞烟灭了。

  很多人问我潮流来了怎么办?大家都知道要改变,但是好像做不到,因为有时候会跟自己的既得利益,或者说基因DNA不适应。我的做法就是给自己多一个准备,例如开一个另外的部门、另外一个分支,调一些团队,做一些可能跟现在已经拥有的业务其实是有矛盾的,不妨尝试,因为你主动放弃不做,市场上的对手就一定会做,这还不如自己先试一下。

 转型之路

1519784800883264.jpg


创业最开始那些年,我面对竞争,往往是简单地想,为什么要剥夺我给用户提供更好服务的机会?

  但后来,我转而反思开放性不足的问题。现在我们真的是半条命,只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,另外半条命属于合作伙伴。

  我们最擅长的事情是做连接,QQ和微信是最重要的两个连接器,虽然定位不同,但承载的连接战略将一如既往。QQ风格活泼,个性化和娱乐功能丰富,目标受众是年轻用户,而微信主要面向白领用户。

  基于不同的定位,两者连接的商户、服务略有差异,但对腾讯而言,它们共同覆盖了不同年龄、地域和喜好的用户,并将他们与服务最大限度地连接起来。

  在其他的业务上,我重新进行了梳理,改变以往全部亲力亲为的业务战略——搜索整合进搜狗,电商整合进京东,团购整合进大众点评,并布局投资了这三家公司。此外,大量做减法和加法,砍掉O2O等诸多小的业务,同时大量投资腾讯生态周边的合作伙伴。如此一来,战略定位更加准确,也更聚焦于我们最擅长的社交平台和内容平台。

  现在只要非核心赛道业务,别人能做的,我们就尽量让别人做。因为一个企业再大还是缺乏创业者的,把业务留给将所有身家性命都押在里面的人这才是最好的选择,而不是让自己下面的部门跟他们死磕到底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内部也有员工会说:那不是剥夺我们创新的机会?我说没办法,要么你想清楚放弃,要么你出去做,要么采取竞争的方式。比如,游戏开发的工作室,利润的20%,算你的成本,招得人多,成本就大,要多少股票你自己挣,尽量营造市场竞争的氛围。

1519784916603439.jpg


 在未来业务的拓展上,我会问自己三个问题:

  第一,这个新的领域你是不是擅长的?

  第二,如果你不做,用户会损失什么?

  第三,如果做了,在这个新的项目中自己能保持多大的竞争优势?

  人才机制

  腾讯能走到今天,这应归功于集体的战略智慧、执行力以及自发的危机感。一个人无法预知和操控时代,要懂得分工协作,依靠集体智慧,设定各自的分工和管理权限,群策群力,果断执行。

  因为,一家公司的成功永远不只是钱或资源够不够的问题,关键的还是团队精神。尤其是将帅相当重要,将帅无能,累死三军。传统行业会有资金密集型扭转的机会,但移动互联网基本不太可能,这个市场不是拼钱、拼流量,更多是拼团队,拼使命感和危机感。一切取决于你能不能做出精品,是不是Be the Best。

  我们开拓新业务的领军人基本都用自己人。而一旦决定做了,大到框架怎么搭、小到具体如何实施都放手给选定的人。我们也曾从外面挖运营的人才来做,但忠诚度不高,最后全部走光了。而且任何一个新业务的开展,以为请个高人来就可以搞定,这不现实,你自己一定要有了解。

  对于自己人也要相当注重人才梯队的交接班,不仅是高层,中层其实也是一样,我们非常关注这一点,不会说一个人完全决定某个业务的生死。

  我们很多人做研发出身,业务和推广不在行,逼迫他提高也不现实。因此在内部挑选,很可能选出来的人在业界比较算不上最好的,所以要在团队上做些补偿,尤其是进入到需要强力市场推广的阶段。要让他去找很强的副手,内部找不到,就去外面挖。

  每个中层干部都一定要培养副手,这是硬性的「备份机制」。你一定要培养,否则我认为你有问题,忍你半年可以,但半年后你还这样,那我就帮你配了,你不答应也得答应。

  而对于找职业经理人,我们很重视人品,我们很坚持腾讯价值观的第一条——正直。不拉帮结派,不搞政治化,就是很坦诚,很简单,实事求是,一直坚持这样的做法的话,事情就会简单很多。

  马化腾经典语录:

  1、有时候不辛苦但是压力大,有时候是辛苦但是压力不大。   

  2、对我来说,现在QQ不是工作,是兴趣。   

  3、做公司要对股东、投资者负责任。所以现在看新兴公司大量烧钱看不惯。   

  4、我和老婆就是通过QQ认识的,不过当时她也不知道我是谁。我就说我是工程师。   

  5、我们都是普通家庭,没有什么特殊的,顶多是房子大一点,也不是说什么太大变化。潮州人习惯喝粥,还是这样。

  6、工作5、6年的时候,我花的钱不是买书就是买电脑。

  7、现在成家了,有小孩了,要照顾家里,会占用一些时间,跟单身汉不一样了。马化腾工作方面呢?没有太大的分别。我始终是产品经理的角色。   

  8、2000年网络泡沫破之前,融资是一轮一轮的,大都想着赶紧花完再去融资,我不是这样想。   

  9、我很多年没有写代码了,但做一些主要决策的时候,你要是写过代码,你就知道,主要是系统分析、决策、要做什么,但是你要有技术底,否则不能做判断。   

  10、我认为腾讯的成功,首先就是技术、产品和用户感这个要非常强。第二,团队稳健、股东架构稳健很重要。   

  11、平面媒体这样聊比较好,我对镜头不太舒服。社交这种交流就不太喜欢,不太喜欢应酬。   

  12、我们原来也没想过要成什么样。我们只是想觉得有机会去做,发挥所长。也有点回报。   

  13、初期运气占得比较重,至少70%。但是01年之后主要还是靠自己。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幸运的事,不幸的东西也挺多的,就是自己要去扛、自己想办法,后期要靠自己。   

  14、投资者对我们看得比较透,分析的很细,他也许会降低其他SP的评级,不会降低我们的。包括我们现在网游,还有其他,他给我们市盈率也是高过纯网游公司,因为他认为你是平台化、有溢价。     

分享到:
官方微信

Copyright C 2015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好力网络科技 蒙ICP备16001128号-5

地址:内蒙古包头市昆都仑区黄河大街时代广场C座901 电话(Tel):0472-5101280 EMAIL:vv@vvzhu.com

Powered by 内蒙古好力网络科技

用微信扫一扫